時間:6/10/'08
總分:92

Nose:奶油與香草甜柔軟而悠靜的緩緩升起,萊姆、檸檬,但不酸,一點點蜜鳳梨般的甜,原來淺淺的泥煤緩慢增加,一些紮實土地的暗示,海風中帶了點鹹與海藻,輕煙燻,柔和如幻境,10分鐘油脂略退,海風顯得強勁,酒精和煙燻強度增加如料峭粗礪的岩岸;25分鐘再度柔和下來,柑橘甜、橡木桶、乳脂與很多的海鹽;40分鐘萊姆、檸檬皮的油脂,一點點皮革暗示,但乳脂甜美,長遠飄香超過50分鐘絲毫不見衰減 24

Palate:非常鹹、非常濃厚的泥煤,濃濃的煙燻、深炭烤風,力量渾厚而不覺,果蜜、香草、檸檬、萊姆、柑橘等果甜味都溶解在醇化的奶油中,但海鹽仍是搶佔最多的注意力,多喝一口,感覺好似舔了一口鹽的龍舌蘭喝法,等鹽味梢降,橡木桶、木質、少量穀物緩緩析出,融合了乳脂的黑咖啡、黑巧克力靜靜徘徊 23

Finish:中,乳脂、堅果、核桃、咖啡、橡木桶,淺淺的穀物和乾草,泥煤與海鹽都沉靜下來了,伴隨著淡煙燻,微微飄散著值得留戀的海風 22

Comment:Sample瓶上小標籤記載的資料不全,因為1971年份的29yo至少裝過三次,其中2000年裝了2個批次,2001年再裝1次。查了一下自己的紀錄,總裝瓶數274瓶的那個批次似乎與這次的品飲有些差距,又或者是環境、心境所造成,但都無所考且難以追究,不知哪位提供sample的酒友可以幫忙解釋?
心境上差異的來源可能是結束一系列Edradour後,非常渴望來一支性質迥異的好酒,泥煤海風當然是首選,在倒入杯中的剎那,立即給滿馥的香氣所折服,太完美了!無以形容!似乎將Edradour累積的委屈全數一掃而空,即使酒杯放在距離約半公尺的下風處,仍隱約傳來香氣,但或許吧,如居芝蘭之室的挑起小毛病,因稍具酒精刺激性而扣減了分數。
口感中的鹹味太過是另一個缺點,真的有點懷疑是不是杯緣沾了鹽巴,除此之外,入口的酒液呼應著香氣裡的近乎完美,只是餘韻梢緩,淺了些也短了些,讓我非得一口緊接著一口,不斷將渴望填滿。
非常精彩的一支酒,希望不是比較下的心態所致,我多斟了一小杯Lagavulin 16作最後的finish,嗯……果然是遠遠不如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ave 的頭像
Dave

憑高酹酒,此興悠哉

Da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