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愛爾蘭威士忌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Bushmills.jpg

Bushmills是位在北愛爾蘭靠近北海岸Antrim郡內的一個小鎮,目前隸屬於英國,鎮內人口僅約一千出頭,不過地區蒸餾歷史源遠流長。根據Ray Foley於1998年所寫的"Best Irish Drinks"書中提到,Ards領地的Robert Savage爵士在1276年帶領軍隊進駐Bushmills小鎮,在擊潰愛爾蘭之前,便提供他的士兵"a mighty drop of acqua vitae"以提振士氣。不過這一則故事頗值得懷疑,因為蒸餾技術大約是在第9到第11世紀的阿拉伯發展出來,而後由摩爾人(Moors)帶到伊比利半島,13世紀初基督教王國聯盟逐漸將摩爾人趕出西班牙中部,蒸餾技術可能便在此時落入僧侶或修道士手中,但能否在極短的時間內跨海傳到愛爾蘭不無疑問。不過即便如此,當時蒸餾烈酒的主要用途也不是為了飲用,而是作為醫藥、保存香料或調製香水的溶劑。

Bushmills第二次出現於歷史文獻是在1608年,根據George Hill於1877年所著的 "An Historical Account of the Plantation in Ulster at the Commencement of the Seventeenth Century, 1608-1620"記載,英王詹姆士一世(1567年繼位為蘇格蘭王,稱詹姆士六世,1603年統一蘇格蘭及英格蘭之後即為英格蘭及愛爾蘭王詹姆士一世)於愛爾蘭的王室代理人(Lord Deputy) Arthur Chichester爵士,於1608年4月將蒸餾特許頒予了Antrim郡,這也就是Old Bushmills酒廠宣稱其蒸餾歷史可以上溯到1608年的原因。不過我們必須瞭解,英國都鐸王朝(Tudor,1485~1603)經常性的販售各式各樣的獨佔權或特許權以換取現金或部分產物,其中也包括葡萄酒、麥酒或蒸餾烈酒,即便到了改朝換代的時期,這種特許權的交易仍持續進行。愛爾蘭最早的蒸餾特許是在1608年1月給予南部Minster區的Charles Waterhouse,而後陸續頒予了Galway的Walter Tailor以及Leinster的George Sexton,但時常囊空如洗的Chichester爵士並不滿足,繼續將特許頒予北部Ulster區、Antrim郡的Thomas Phillipps爵士。

如果我們仔細查看,獲得蒸餾特許執照的是地區領主,而非酒廠,Old Bushmills正式登記註冊的時間是在1784年,由Hugh Anderson所創,與Phillipps爵士毫無關係,而酒廠以此將歷史推到1608年,並自稱為「世上最古老的酒廠」,頗有吃古人豆腐的嫌疑。當然,不唯Old Bushmills如此,Cooley於1987年成立時,第一步不是製作生產,而是買下Locke品牌,將歷史上推到1757年;Teeling於2012年創造的品牌,借用的是1782年Walter Teeling在都柏林設立的小酒廠名聲。這種種行徑,無非是為了沾上歷史光環,用以證明酒廠的傳承來歷。

那麼Old Bushmills什麼時候興建?根據Alfred Barnard的鉅著"The Whisky Distilleries of the United Kingdom",酒廠早在1743年已經存在,確實是他所能查證的「最古老的愛爾蘭蒸餾廠」,但卻是一座私釀廠,得等到1784年才合法化。1784年在蘇格蘭有其重要性,當年制訂了"Wash Act"並劃定「高地線」,其中低地區的酒廠以蒸餾器的容量來課稅(詳細說明請參考《威士忌學》一書)。不過,這種課稅方式於1779年已經在愛爾蘭實施,其效果堪稱一蹋糊塗,除了讓合法蒸餾廠從1228座減少到246座,也和多年後的蘇格蘭低地一樣,合法酒廠為了謀取更大利益,取巧在短時間內快速製作出大量劣酒,進而讓私釀更受歡迎。

文章標籤

Da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Kilbeggan-Old.jpg

放置於Kilbeggan酒廠內展示的老Locke蒸餾器

讓我們再回頭看Cooley和Kilbeggan酒廠。2011年,也就是Kilbeggan開始生產的隔年,Teeling博士跌破所有人眼鏡的將這2座酒廠以7,300萬歐元(9,500萬美金)賣給了美國的金賓酒廠,當時的金賓手中已有「加拿大會所」(Canadian Club)、「教師」(Teacher's)和Laphroaig等品牌,此舉讓酒廠的版圖更跨到愛爾蘭。為什麼這項併購案會引起軒然大波,讓許多愛爾蘭人不敢置信?因為Cooley並不是不賺錢,2010年的稅前盈餘為250萬歐元,雖然不多,但當時整個愛爾蘭威士忌的成長率為11%,是全球烈酒中成長最高的區域性產品,更重要的是,Teeling博士曾一再指責愛爾蘭威士忌產業被國際酒公司所佔據,而Cooley也一直以愛爾蘭唯一的獨立酒廠為傲。

面對眾多質疑,Teeling博士回答「沒錯,我們無法繼續跟大酒廠競爭,往好的方面看,我們終於打開了美國市場。」多年後,Teeling博士道出了他真正的心聲:「我們沒有建立真正的品牌。」Cooley雖然賺錢,但賺得辛苦,雖然早早就放棄生產能快速轉換現金的琴酒,但陷入為人作嫁的窘境,獲利的50%來自為其他小品牌製作烈酒,所能賺得的利潤既不能和大公司相比,也無法藉此擴張,又因為必須售出年輕的烈酒給小品牌,以致無法留下足夠的酒等待更長時間的熟陳,因而失去了建立品牌的根基。另一方面,同時發行Connemara、Tyrconnell和Kilbeggan幾個品牌讓資源太過分散,持續經營下來,Cooley酒廠面臨難以擴大的撞牆命運,不符當初建廠的雄心壯志,最終只能忍痛出售。

Kilbeggan-Coffey Still.JPG

文章標籤

Da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Cooley.jpg

John Teeling博士是美國賓州大學華頓商學院的MBA,以及哈佛大學商學院博士。當他在1971年攻讀博士學位時,於劍橋大學發表了2篇有關愛爾蘭威士忌產業興衰的論文,報告結束後,與好朋友Willie McCarter坐在當地的一間酒吧聊天,兩人越談越是不看好愛爾蘭威士忌的遠景,突發奇想的提議,不如合夥成立一間蒸餾廠,一定比當時所有的酒廠運作得更好。只不過兩人當時都只是個窮學生,這個白日夢做做就算了,隨後分道揚鑣,Teeling博士在世界各地從事鑽石、黃金、石油、礦產等事業,也在都柏林大學講課超過20年,當他在1987年從馬尼拉飛回愛爾蘭的飛機上,讀到愛爾蘭政府正在標售位於Cooley半島上的一座馬鈴薯酒精工廠,發現這座工廠擁有10支柱式蒸餾器以及完整的實驗設備,而且只售106,000英鎊。對於Teeling博士而言,畢生的夢想近在眼前,所以他毫不猶豫的買下這片產業,改建為Cooley威士忌蒸餾廠。聽到消息的好朋友McCarter隔年加入陣容,酒廠在1989年的夏天正式點火運作,成為愛爾蘭百年來第一間新成立的蒸餾廠,當然也是當時唯一獨立運作的蒸餾廠。

Cooley-Pot still.jpg

Cooley酒廠使用的壺式蒸餾器 

Cooley-column still.jpg

文章標籤

Da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巴納德1887.jpg

Alfred Barnard造訪之28間愛爾蘭威士忌酒廠 (取自A Glass Apart)

當Alfred Barnard於1887年發表他的鉅著《英國的威士忌蒸餾廠》(The Whisky Distillery of the United Kingdom)時,他曾造訪的愛爾蘭酒廠共計28間,實際運作的酒廠則不只此數。根據倫敦酒類代理商W.A.Gilbey於1875年的紀錄,所銷售的愛爾蘭威士忌為83,000箱,而蘇格蘭威士忌則為38,000箱,就因為量大,為了和蘇格蘭威士忌區別,愛爾蘭威士忌的拼法多了一個"e"。另外根據Charles MacLean的著作,即便是蘇格蘭地區,愛爾蘭威士忌也更受到歡迎,輸入的愛爾蘭威士忌約為蘇格蘭當地產量的3倍,甚至位在低地區第二大的柱式蒸餾廠Caledonian,也在1867年裝置了2座巨大的壺式蒸餾器,以麥芽、未發芽的大麥和小麥為原料,模仿愛爾蘭威士忌的風味以滿足英格蘭的需求。但是到了1960年代,仍在運作的蒸餾廠縮減到5間,其中Coleraine和Bushmills等2間位在北愛爾蘭,而都柏林的John Jameson & Son、John Powers & Son,以及Cork省內的Cork蒸餾者公司則位於愛爾蘭共和國。

巴納德1887-MAP.jpg

愛爾蘭威士忌酒廠地圖 (取自Alfred Barnard之《英國的威士忌蒸餾廠》)

文章標籤

Da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