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1/3/'07
總分:63

Nose:不甜的麥芽混合著草藥、樹皮或樹根等樹質生味、苔蘚、濕泥,或某些我無法說出的中藥名,總之,有著濕濕黏黏的不舒服感覺,加上清理魚缸時候的水草味;濃度緩慢的增加,淋濕的乾草或新割的青草成為主調,夾雜著濕土、黏土的味道,一些輕薄的機油、少量乳脂,偏輕,給它20分鐘,沒有太多長進… 15 (剛好及格)

Palate:水草、草藥、青草、少許的乳脂、果甜、焦糖,白胡椒辣有著幾分力道,而後是輕微的木桶,以及仍屬充盈的核桃類堅果,草藥、苔蘚味其實從一而終的盤旋在口中,原以為偏輕的酒體也意外的有些厚度 16

Finish:中,白胡椒辣感持續著,但最明顯的還是水草、草藥、苔蘚等等味道,有些蠟質感,少量的核桃、木桶,舌根部還有些微的焦糖甜 16

Comment:Tullibardine是20世紀率先運轉的新蒸餾廠,1949年建廠,但不久後換手頻繁,1993年American Brands、Jim Beam Brands及Whyte & Mackay聯手惡意接管,並於1994宣布關廠,廠房閒置了10年,2003年才再度被接手,當時廠房已經破舊不堪,整理後2005年再正式開張。
這一段辛酸史道盡了Tullibardine的命運,目前OB款僅能取自廠內現有庫存,並且都以年份裝瓶,已經裝瓶的年份酒包括1993、1988、單一桶的1964、1973、1987和1991,其中1987和1991只有在廠裏才買的到,很幸運的,除了1988,其他的OB款都在這次一支會中出現。
不過1994關廠前的最後一批酒情況實在很糟,我用一大串的形容詞試圖來描述first nosing裡讓我極度不舒服的濕黏感,或許與窗外突然又降下的大雨、以及空氣中瀰漫的濕氣有關,這些聯想都是負面的,甚至包括了沒有寫出來、溼地裡的蛞蝓。幸好情況有稍許的好轉,但沒有太多的改變,勉強給它及格分數。
酒液入口倒是稍微豐厚了些,也有scotch該有的味道,只是草味實在太重、太引我注目,掩蓋了所有其他的風味。同樣的情形發展到終感,甚至連空杯裡都充滿那種新翻的青草味。
對於這家酒廠的悲苦遭遇其實該寄予無限同情,可是同情是一回事,這支酒最終的評分只能給個剛越過及格門檻的分數,稍微有SMW的影子,但我仍提不起勇氣再多試一個dram,所以,謝謝,也不用再連絡了! 16
創作者介紹

憑高酹酒,此興悠哉

Da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禁止留言
  • 就是愛喝
  • 好啊!! 我喜歡 這個分數 太高了!!
  • Hanslick
  • 蛞蝓?!--那就是鼻涕蟲!嘿嘿!!
  • chiutefu
  • 國文兄:
    63分的分數對你來說還太高? 怎麼, 你也想搶殺手的頭銜?

    Hanslick老大:
    這支酒你沒喝吧? 也沒帶回sample? 布魯1970都能餵馬桶的大哥, 真希望看看
    你是如何評論!
  • Claudia
  • 邊看著Dave大哥的品飲紀錄
    邊倒了杯Tullibardine 1993(40%,OB)著尋找著品飲紀錄裏的味道
    多聞到了青梅的果味
    也喝到1993年被惡意接管,然後關廠十年那悲傷的味道。
    也許這就是謂何酒廠在這麼多個年份裡,特意挑了這個年份裝瓶的原因吧!
    感謝大哥幫我們找到了這麼迷人的故事。

  • chiutefu
  • 真不好意思, 這支酒是Steven帶來的, 只能說實在不合我的口味. 恰恰剛才清理
    一下魚缸, 又依稀聞到昨晚試飲時候的味道...
    有關Tullibardine酒廠的歷史取之於Charles MacLean寫在Whisky
    Magazine第45期的一篇文章, 春泰網站上可以取得譯文, 我不敢掠美, 至於
    1993是否有著這一段寓意則不得而知.
  • birdaug
  • 我看你連Tobermory 10yo一起殺一殺,chiutefu兄愈來
    愈有春秋之筆的味道了,加油!
    我看下次就寫Tobermory 10yo,
    反正沒啥人會抗議!
  • chiutefu
  • 你這不是害死我嗎?!春秋之筆?這種事只有「古聖先賢」才幹得
    出來,像我這種「剩」、「閒」了不起只是耍耍嘴皮子、敲敲鍵
    盤,說不出什麼道理來。

    為避免有人誤解或誤用這裡的評分,我想還得下個副標「部落格內
    所有評分僅對本人口感負責」!
  • Claudia
  • 呵呵...我們會買,是因為我們都沒喝過
    所以帶去喝看看
    一點都無所謂誰帶去的,酒又不是我釀的
    Tobermory 我也想看看Dave兄的評價...可以一邊對照著喝
  • chiutefu
  • Tobermory啊?可能還得等到下星期,因為還有兩個
    Tullibardine還沒試,不過對這兩個sample我可是充滿期待!

    克美媚指名Tobermory是當然,妳那邊應該還剩下不少吧?只是
    birdaug老大特別挑出Tobermory是不是也有某種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