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1/11/'07
總分:82

Nose:泥煤、煙燻,和裹在煙霧裡的嗆硫味,底部有朦朧的果甜,但不真切,搖晃後刺鼻的酒精衝上,等它消散貴腐的特有蜂蜜甜終於浮現,但與泥煤混合後有股無以名狀的怪異;不過慢慢木質味釋出,我突然發現這樣的果蜜甜倒也不差,只要突破那惱人、如棉花般塞住杯口的煙霧;靜待改變,但20分鐘過去後,依舊是木質、蜂蜜與煙燻,好似什麼都沒變,但一直都有輕飄飄的感覺,乳脂在劇烈的搖晃後才浮出,但嗆味慢慢的將它闔上,大概就是這樣了,不想加水,便讓她去吧! 18

Palate:好重的力道,蜂蜜甜、麥芽甜、檸檬酸、少許的乳脂,而後是厚重的木桶與黑胡椒的爆炸辣感,泥煤與煙燻悠然升起,柑橘、桃子、蜜鳳梨等水果香氣在重口味中持續迴盪,溫和的堅果、核桃、奶油緩緩浮出,複雜多變而層次豐富啊! 23

Finish:中~長,長長的果甜、蜂蜜、少許柑橘、木桶,一點點泥煤餘味,燃燒後沉入胸臆的火冉冉升起湧動著溫暖 22

Comment:Tokaji是產在匈牙利的貴腐酒,因為是葡萄發霉後榨汁發酵,所以保含著過熟糜腐的蜂蜜甜味。但到底是什麼原因讓標榜heavily-peated的Longrow想做一次這樣的finish?想融合兩種極端的風味嗎?或是嫌refill butt的body不足、找不到好桶子?我相信這是一次很冒險的嚐試,2005裝過這一批次後,也不知道是否繼續玩,或是尋找其他的桶子再多作嚐試?
油感重,這樣奇特的混搭在first nosing裡冒出的怪味確實讓我所無法接受,因為無以名狀,我相信可以在我臉部找出扭曲的怪樣。但慢慢的,氣味有細微的轉變,我放下了戒心,咦,其實也還可以嘛!不過稍嗆的煙燻味持續阻隔,還是太輕了,欠缺厚度!
厚度和力量在palate裡完全釋放,這應該是驚訝後很大的驚喜,完全無法預期,年輕的酒能有這些風味轉折,該來自2年的Tokaji wood finish吧?如此說來,這是成功的實驗,不過又要如何彌補nosing的損失?
To kill or not to kill, it's really a question!先前話說得太多太滿,莫非我的「殺氣」有了峰迴路轉?49、51、91、92、86、75、77、60,這不是密碼,而是幾位MM對這支酒的評分,分歧如此之大真是前所未見!不過我仍是要說,如果只停留在nosing裡的前15分鐘,的確會是種「餘悸猶存」的體驗,我也將毫不客氣的殺下去,但口感和終感實在不錯,與nosing的落差也相當大,從平衡來看,還是有待加強的產品。 19

附註:有關貴腐酒的簡單介紹如下(取自「交響樂」http://www.winesymphony.com/):

釀造貴腐甜酒的葡萄是沾染到一種 "botrytis cinerea" 的黴菌,如此發霉的葡萄稱為「貴腐」,因為這樣的發霉腐爛帶來了珍貴的價值。此黴菌生長在白葡萄的表皮上,只有極少數的特例會使用貴腐紅葡萄來釀造。生長的時間是在夏秋兩季,白天多霧的地區比較容易。世界上少數的幾個地區才有條件適合生產這樣的葡萄酒:如法國波爾多的 Barsac 和 Sauternes;西南產區的 Monbazillac;盧瓦河谷地的 Anjou 和 Touraine 裡幾個小產區如 Coteaux du Layon、Bonnezeaux、Quart de Chaumes、Vouvray 和 Mont-Louis;阿爾薩斯的 Sélection de grains nobles;德國各產區的 Auslese、Beerenauslese 及 Trockenbeerenauslese 等級;匈牙利的 Tokay 區和奧地利多湖的布根蘭區等。其他國家如美國、澳洲及南非雖然也有生產,不過並無法與這些傳統釀造貴腐甜酒的國家相提並論。

葡萄在正常的成熟點過後繼續被留在枝子上,在適當的氣候條件之下黴菌才會開始生長。葡萄皮上的黴菌並不會使得葡萄皮破裂,它的菌絲穿過葡萄皮,深入葡萄內部吸取水份並且有透氣的作用,漸漸地葡萄因為失去水份而乾縮。觀察葡萄顆粒依照黴菌作用的階段不同,可以分成:

Saine Tachetée:開始受到黴菌的沾染,葡萄裡的多酚類物質開始分解消減。
Tachée:繼續消減中。
Pourrie pleine:黴菌蔓延到整個顆粒。
Pourriture noble:可以很明顯地看到葡萄沾滿黴菌。
Rôti:果粒脫水縮扁,整個過程的終點。

整個過程葡萄裡的酸會比糖失去得快,最後成份剩下最多的會是糖和甘油。發酵後酒液非常濃稠,有時甚至呈油狀,並且擁有高度的剩餘糖量及高酒精度。
貴腐黴菌 botrytis 對於氣候非常地敏感,黴菌需要空氣中足夠的水份才能滋長,但接下來要有乾燥氣候來輪替使葡萄裡的水份得以蒸發,過高的溫度會導致黴菌死亡;如果忽然失去水份,黴菌就會無秩序地滋長而使「貴腐」頓時變為「灰霉病」,正所謂「水可以載舟也可以覆舟」。葡萄皮破裂後使得葡萄汁流出,黴菌和醋酸菌大肆入侵,如此不但會使得收成的質量大為下降,所釀造的葡萄酒會帶有碘酒或霉味等不好的味道。醋酸含量本身已經不低的貴腐酒更會因為醋酸菌的入侵而更加提高。

它複雜迷人的香氣(常帶有蜂蜜、椴花、金合歡),甘油給予的充實飽滿口感表現常用來搭配鵝肝醬料理、藍黴乳酪或甜點。如此高風險、高成本、又需要運氣的結晶,是造成貴腐甜酒價格居高不下的原因。或許因為這樣稀有並且耐陳年,反而讓許多愛好者不畏高價而爭相收藏。
創作者介紹

憑高酹酒,此興悠哉

Da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留言列表 (14)

禁止留言
  • jaguarxjr15g
  • 哈,邱大哥"鋼刀雖利,不斬無罪之酒"啊~不過之前喝了點托凱酒,味道還蠻像一
    搬家裡自釀葡萄酒XD。
  • susc
  • 這酒剛上市時,一直很想要買,不過聯
    想起它可能會甜膩地不像話,就遲遲不
    敢下手.看完邱兄的note,我想味道跟
    當時想像的不至於有大差異,不過現在
    還是不知道當時應當買或不買?嘻....
  • powermagic
  • SPRINGBANK AND LONGROW本身的特色不夠嗎???
    還要一些外來的桶子加強????
    就跟CLASSIC MALTS 一樣的雙桶系列...也是一樣的道理...
    雙桶的酒一般不比原來的好喝到哪...那why???
    SPRINGBANK老酒風格今天的消費者不青睞嗎???
    還是企圖掩飾一些....嘻...
  • chiutefu
  • 小謝,你這話我可不承認,我本來就手無寸鐵,何來殺閥之有?真
    是!呵呵,什麼時候我行走江湖還得背負「殺手」之名?

    世昌兄:
    記得這支酒最早是Stephen的通報,我完全沒有想買的心理,總覺
    得酒廠窮則變,而變不一定通,過去這種混搭都讓我掛白旗投降,
    但現在是稍稍解除了些戒心。
    想不想買?先試再說吧,看國文兄是否能夠慨賜sample一個。另
    一方面,我覺得這支酒若放一陣子消消氣,應該會有不一樣的表
    現。
  • chiutefu
  • Powermagic兄說到重點了,或許也踩到Springbank的痛處,現
    在要找到好桶子應該越來越難,這支酒使用的refill butt也不
    知refill過幾次,也許就這樣靈機一動的作個試驗,反應良好的
    話可解決不少問題,酒廠有什麼企圖,便等著看會不會再試驗下去
    吧!
  • 就是愛喝
  • 世昌兄:我有啦! 要喝多少 你說 不用去買啦! 或是 喝過 喜歡 在去買! 下
    次 我有帶上去 給你!

    邱大哥 很高興 這一支酒 你會喜歡 那... 我就 公布了唷!!

    JM給的分數是 69 評語是 : WHY?

    有趣吧! 我晚上回家 再補上各個分數 總分 就是 69啦!!
  • chiutefu
  • 哈哈,國文兄,被你誆了!不過應該看看Serge的評論,49分就是
    他給的,那才真夠嗆:

    Nose: oh my God! That’s weird! Some bold notes of
    stale beer, boiled cabbage and rotting fruits
    assault your nostrils, together with some notes
    of ‘chemical’ orange juice and old vase water.
    Completely offbeat, almost unbearable in my
    opinion.
    Mouth: very sweet as expected and less monstrous
    at fist sip than the nose suggested, but getting
    then extremely drying, with some very bold notes
    of foul meat and game (from last year ;-))
    emerging. Painful, not my cup of tea at all, I
    couldn’t go any further, I’m sorry. But maybe
    some will like it
  • chiutefu
  • (續前) Now, I sort of admire Spingbank for having
    brought it to the market, I must say they have
    cojones! But I’ll also second Loch Fyne’s
    Richard Joynson who wrote: ‘I blame Willy Taylor
    of Broxburn Cooperage for selling innocent,
    unsuspecting distillers bizarre casks found lying
    around on old station platforms of Europe.’ Well,
    I don’t know Willy Taylor but I trust Richard
    Joynson! Anyway, 49 points for that very weird
    winesky.
  • jaguarxjr15g
  • 邱大哥要Sample,小弟可裝,寒假找假日給您送上台北何如?
  • chiutefu
  • 小謝你搞混了, 我不需要sample, 只是代SuSC兄討個sample而已, 不過還是說
    聲謝啦!
  • susc
  • 感謝"中部辦公室"的酒友們,在此先感謝啦!!
  • BIRDAUG
  • 蘭茞蓀蕙之芳, 眾人所好, 而海畔有逐臭之夫;--
    邱兄放下屠刀,力地成佛啦!
  • chiutefu
  • 本來無屠刀, 何來放下? 成佛嗎? 酒肉穿腸過, 佛在心中坐, 呵呵!

    既然我已經回心轉意的改過向善, 這支酒便由BIRDAUG老大來大開殺戒吧!
  • jaguarxjr15g
  • 中部辦公室.........XD,sample寒假送上台北。
    這禮拜四有機會再來比較一下Edradour貴腐桶fin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