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20181106231305.jpg

查詢維基百科上有關GQ的條目,是如此寫道:

《瀟灑》(GQ,原名Gentlemen's Quarterly,亦即「紳士季刊」),是一本男性月刊,內容著重於男性的時尚、風格與文化,也包括關於美食、電影、健身、性、音樂、旅遊、運動、科技與書籍的文章。

少時生年不滿百,常懷千歲憂的我,來到半百之齡,人生態度反而開放許多,雖然與「時尚、風格與文化」風馬牛不相及,不過蘇軾《江城子.密州出獵》卻也消解了不少胸中塊壘,詞云「酒酣胸膽尚開張,鬢微霜,又何妨?」此即肝膽瀟灑之意也,不亦快哉!

IMG20181106231324.jpg

文章標籤

Da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Roger Melander.jpg

High Coast酒廠(我仍然習慣稱呼它為BOX,請參考「BOX-工藝酒廠」一文)的現任酒廠經理Roger Melander,是我非常佩服的人之一(大家應該都知道哪一類型的人會讓我衷心佩服)。他應Whisky Live Taipei 2018之邀來台,於10/16下午舉辦了一場小型品酒會,更證實了我對他的欽佩。

事實上,我在Whisky Live的會場便和他打過招呼,很令我訝異的,他第一眼便認出我來,因為「你就是質疑我有關溫度變化的那個人」,他笑著解釋,然後急匆匆的想打開筆電展示他特地為我準備的資料。我說且慢且慢,既然再隔幾天又要再度碰面,不如到時後說明好了。

Roger確實有備而來,從冷凝水溫的影響、氣溫對熟陳速率的影響,一直到酒廠本身的理念,在這場品酒會中解釋得相當清楚。由於講述的細節很多,在一旁翻譯的K大實在很辛苦,我分幾個主題記述如下:

一、冷凝水溫

文章標籤

Da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aftmill-1.jpg

威士忌即便在近幾年逐漸擺脫男性粗獷形象而轉移向時尚精品,價格也水漲船高,但傳統上仍只是農耕之餘的副產品,主要是為著保存多餘的農作並有利於運送交易。惟幾百年之後時移境遷,由於需求增加以及技術精進而發生質變,我們看今日幾間大酒廠動輒上千萬LPA的產量,單純倚靠人力和傳統設備是絕對無法達成的。

這種龐大無比的「莫比敵(Moby Dick)」企業當然會觸發反思,也是近十年來工藝酒廠(Craft distillery)紛紛興起的原因。我曾經整理蘇格蘭在2000年之後新建的酒廠,到2017年底,已經成立了27間酒廠,成為威士忌產業數百年來最大的爆發期。先不談爆發威力底部的泡沫化隱憂,也不論大酒廠支持的衛星酒廠(如Ailsa Bay、Roseisle、Dalmunach),小型工藝酒廠可說各展奇技,或在原料、製程上做出改變,又或者力求環保綠能,除了可能的資金因素,也是搏眼球的行銷招數。而種種創新技術之中,「回歸傳統」一直擁有極佳的號召力,但推到究極,則絕不能不提全蘇格蘭唯一的一間農場酒廠Daftmill。

Daftmill-2.jpg

成立在2005年的「德夫磨坊Daftmill」,位於Fife行政區靠近Cupar小鎮,屬於Pitlair莊園的一部分,原址本來是座可追溯到拿破崙時代的古老磨坊。Fife自古以來便是是蘇格蘭重要的糧倉之一,而興建酒廠的Francis和Ian Cuthbert兄弟,其家族本來是Pitlair莊園的承租戶,在當地種植蒸餾使用的大麥、馬鈴薯和飼養牛隻已經六個世代,1984年將莊園買下,成為近1000年來第三個擁有這個莊園的家族。

文章標籤

Da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Glenallachie_Distillery.jpg

1960年代是蘇格蘭威士忌發展史上的第二度大爆發,不僅產量大舉增加,而且伴隨著數字的成長,無論是大麥原料的研發或製作設備都有長足的進步,許多酒廠也因此更換其製作方式,譬如機械式發麥設備、「半濾式」糖化槽、蒸氣間接加熱方式、殼管式冷凝器,或甚至酒窖裡橡木桶的存放等等,無非都是為了提高產量。至於新增蒸餾廠的數量,我作了小小統計如下:

  • 1957:Glen Keith、Kinclaith、Lochside、Alloa
  • 1958:Tormore
  • 1962:Macduff
  • 1964:Tomintoul、Garnheath
  • 1965:Ben Wyvis、Deanston、Loch Lomond
  • 1966:Ladyburn、Tamnavulin
  • 1967:Clynelish、Glenallachie
  • 1971:Mannochmore
  • 1973:Braeval
  • 1974:Auchroisk、Glen Flagler、Pittivaich
  • 1975:Allt-a-Bhainne

上面許多蒸餾廠早已經不存在,原因是盛極而衰的第二度大蕭條,不過這都是後話,當時一片樂觀的氣氛中,不會有誰能預知後事。

艾樂奇(GlenAllachie)當然也不能。根據資料,這間酒廠是由Scottish & Newcastle的子公司Mackinlay McPherson所建造,而酒廠的建築師則為William Delme-Evans。為什麼會特別提到建築師?或許是我的孤陋寡聞,若不算剛開幕的麥卡倫新酒廠,蘇格蘭蒸餾歷史上以建築設計聞名的大概只有Charles Doig,因為他在維多莉亞時期完成至少56間蒸餾廠的設計,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目前我們熟知的Pagoda蒸餾廠地標。至於被稱為二戰後最重要的酒廠建築師William Delme-Evans,第一間完成的蒸餾廠是1949年的Tullibardine,而後在1963年重新改建早已頹圮的Jura並擔任酒廠經理到1975年,此外,許多人猜測Macduff也是他的設計,因為出資者(Brodie Hepburn)也是Tullibardine的金主,而最後一件作品便是GlenAllachie了。

Glenallachie_Distillery-1.jpg

文章標籤

Da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ug 24 Fri 2018 22:47
  • 過桶

Springbank品酒會.jpg

從歷史淵源來看,傳統使用的橡木桶無非是各種曾裝過其他酒種的木桶(波本、雪莉、蘭姆、葡萄酒等),由於運送這些酒到英格蘭之後,空木桶剛好移作儲存威士忌使用。傳言中某些曾裝載非酒類貨物(譬如漁獲)的木桶也被拿來重覆利用,但我猜測可能性不大,因為這類木桶如果不是為了盛裝液體而製作,通常不會考慮水密性,因此必須重新整理以避免漏酒,而且因為味道濃重,即便清洗也知道效果不佳。無論如何,法規上對木桶的使用並無太多限制,1988年的「蘇格蘭威士忌法案」(Scotch Whisky Act 1988)也只限定必須在小於700公升的wooden casks內熟陳3年以上,並沒有要求木桶材質(文獻上提到除了橡木,栗木chestnut也常常被使用),得一直等到2009年重新修訂法規才規定必須使用oak casks,不過愛爾蘭及加拿大的規範仍繼續使用wood,並未限定非得使用橡木不可。

很顯然,蘇格蘭威士忌業者在2009年以前的寬鬆條件下,可任意使用各種木桶,但是在單一麥芽威士忌尚未形成風潮之前,絕大部分的酒都用做調和,而既然最終都混調在一起,除非漏酒漏得厲害,否則毫無必要把酒從一個酒桶換到另一個酒桶。等到1970年代末越來越多的酒廠以蒸餾廠名稱推出裝瓶後,銷售競爭從品牌對品牌轉變為酒廠對酒廠,迫使酒廠開始思考各種裝瓶的可能性,其中之一,便是我們已熟知的「過桶」。

所謂過桶,原文稱為finish,顧名思義,便是將熟陳在某橡木桶內的酒液,灌注到另外的橡木桶內一段時間,而後再裝瓶銷售,所期盼者,便是熟陳最後階段的畫龍點睛。既然是「點睛」,便是希望吸收另外一個橡木桶的精華,以添加額外的元素,讓風味表現得更豐富、更有層次。這種顛覆傳統的方式到底是誰率先採用?我蒐集了兩間最知名的競逐者,盡可能地將歷年來曾裝出的酒款整理如下:

百富過桶酒款.jpg

文章標籤

Da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南投酒廠挑桶-3.jpg

1. Nantou NAS 2013 (55.6%, OB, C#11130603)
時間:7/12/2018
總分:84
Nose:濃厚的麥芽、蜂蜜甜,具有紮實的酒體,淡燒烤橡木桶與溫潤的乳脂,微微的烤餅乾,只是維持不久,很快的只剩下酒精氣 21

文章標籤

Da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The Macallan Distillery 49.jpg

在開始研究製作工藝前,忘了提起遊客中心是由德國司徒加特(Stuttgart)的博物館設計專家Atelier Brückner負責打造,那一進門立即叫人瞠目的大片酒牆、時光長廊、六大標柱互動體驗、以及橡木桶展示區域,的確會讓造訪的遊客難以忘懷。

The Macallan Distillery 59.jpg

但講到製作工藝,一切都得回歸傳統。

我不斷強調,蘇格蘭威士忌產業是一個非常傳統的產業,法規制訂的基本原則便是如果在傳統工藝中找不到,那麼就不被容許使用。麥卡倫既然已經將品牌擦拭金亮,後續當然必須維持相同風味不變,因此首席釀酒師Nick Savage對新酒廠只有一個簡單的願望:「日後消費者甚至不知道我們在那段期間轉換了酒廠」。但要如何達成Nick的願望?實務上,如何將製作流程從舊酒廠轉移到新酒廠是個大工程,簡單說,舊酒廠在2017年的10月關廠,熄火前所製作的所有低度酒和酒頭、酒尾全運送到新酒廠,在頭幾個星期內作了好幾個批次的生產,待風格確定不變,才開始正式生產。

文章標籤

Da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屋頂-4.jpg

確實,麥卡倫的這座新酒廠與Bodegas Protos葡萄酒廠享有許多共同元素,包括波浪狀的屋頂型式、木製桁架結構,以及接地氣的本土性建築語彙等等,不過如果仔細比較,麥卡倫酒廠更增添了許多巧妙的設計,所以就開始來談建築。

有關這座早在網路上流傳、以斯貝賽區起伏的丘陵為發想,半隱藏於地下、呈波浪狀序列的建築,許多資料提到宛如「天線寶寶」背後的綠色山丘,這一點還真讓我失笑。但我們還是先看全區配置圖好了,先從Google Map上抓下來的衛星影像來看,這張圖顯然是2014年以前拍攝,顯示的依舊是老酒廠,正中央宛如啞鈴形狀的結構物北側便是Easter Elchies House,斯貝河在東側由南拐了個彎向北流,西側則是舊酒廠的生產及倉儲建築,廠邊週遭呈幾何形狀的大片大麥田則被劃為限制開發的景觀保護區(Area of Great Landscape Value, AGLV)。

舊Macallan.jpg

RSHP的任務很清楚,興建於1700年的維多利亞式建築Easter Elchies House不能破壞,AGLV必須減少開發,簡言之,新酒廠必須盡可能的溶入環境以減緩景觀衝擊,同時也須將Easter Elchies House作為景觀出發點。根據這幾個大原則,最終配置如下:

文章標籤

Da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OM2017124G0813708138.jpg

威士忌產業第三波大爆發的時間約莫在千禧年之後,不過到了2010趨勢才越來越明朗,也因此眾多酒廠紛紛憂心該如何因應未來供需問題。最簡單的解決辦法,便是盡快投入資金來擴大產能,用以儲備未來的需求,所以我們看到格蘭利威在2015年9月擴廠動工的消息,預計將產能提升到3000萬LPA,格蘭菲迪也在同年12月取得核准,將新建一座2000萬LPA的廠房。同樣的,麥卡倫也有腹案,但到底採用就廠擴建的方式,還是另建新廠,兩派有些爭執。

Ken Grier是當時麥卡倫的品牌總監(brand director),也是將麥卡倫推向奢華的主要推手,整個擴建案由他統管負責。他的腦中在不斷思考一座具有前瞻性的酒廠應該是什麼模樣的時候,在多次訪談中他提到「一位朋友書櫃裡有一本Great Wineries of the World(找不到這本書的資料,猜想可能是雜誌),我拿下來翻閱,剛好看到Ysios葡萄酒莊園,我興奮地告訴朋友:『這就是我想要的酒廠!』」。Bodegas Ysios位於西班牙Rioja,是由西班牙建築師Santiago Calatrava於2001設計建造,遠遠望去如波浪般起伏的屋頂結構會產生如積木方塊的錯覺。有趣的是,這座莊園隸屬於保樂力加集團。

Bodegas Ysios.jpg

與快步趕上時尚潮流的葡萄酒莊園比較,蘇格蘭蒸餾廠持續堅持著傳統,一貫是古樸的塊石砌就,從來不以外觀著稱,也從來沒有邀請知名建築師來設計酒廠的案例(我僅能記得的最著名建築師只有1898年設計出Pagoda塔樓造型煙囪的Charles Doig)。麥卡倫將1700年建築的Easter Elchies House視為「精神莊園」,想當然爾的固守傳統,「建築比圖」是個全新的構想,也等同於對傳統的挑戰。Ken利用google尋到了幾位重量級建築師,也根據朋友推薦,於2012年向RSHP、Herzog & de Meuron、Adjaye Associates幾位知名的建築團隊,以及在蘇格蘭執業的Michael Laird,發出了工程預算高達1億英鎊的國際競圖邀請。最後追加的實際造價是1.4億英鎊,約58億台幣,但猜想只是土木建築設施,未計入蒸餾設備費,據說加上後續採購的橡木桶等費用,總共花費5億英鎊。

文章標籤

Da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麥卡倫新酒廠風光.jpg

我於三、四月間密集打書期,總是拿Zaha Hadid作為引子,用以說明身為工程師的我,為什麼會寫出這本紮實的威士忌製作全書。Zaha Hadid何許人也?她是一位非常有名的伊拉克裔英國建築師,在2004年成為首位獲得普立茲克建築獎的女性建築師,更在2012年因為建築上的成就而被授予女爵士(Dame)的爵位。她的作品遍布全球,包括唯一位在台灣、即將橫跨在淡水河出海口的淡江大橋。這座橋於2015年8月由Zaha Hadid團隊經國際競圖贏得評選,最大的特色便是大膽地採用不均衡的單跨斜張橋設計,跨度400公尺,而用以承受所有力量的主橋塔高200公尺,完工後將成為全球最長的單塔斜張橋。可惜的是,Zaha Hadid於2016年的3月去世,淡江大橋因此成為她遺留給世人的最後作品。

淡江大橋-3.jpg

淡江大橋-5.jpg

為什麼會提起這位建築師?原因是淡江大橋主橋設計團隊也包括我們公司,而我則負責其中大地工程部分。什麼是大地工程?舉凡所有建築、結構完工後看不到的部分,都屬於大地工程的範疇,以淡江大橋為例,從地質調查到圍堰施築、橋基開挖和樁基礎構築都是,但等到橋體完成,遊客們來到淡水河口,在著名的淡水夕照下,競相與輝映的大橋合照、打卡,不會有人想到這座充滿力與美張力的大橋,即便歷經海潮衝擊或颱風地震仍聳立不搖,最重要的便是水面下方看不見的基礎構造。

文章標籤

Da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南投8年.jpg

南投酒廠推出8年的裝瓶在台灣可說是頭一等大事,主要原因除了2008年開始小量試生產的南投酒廠,於2009年正式生產至今剛好,咦,9年?先不細算時間好了,在台灣如此燠熱的氣候條件下,Angel’s share動不動就是7、8%以上,殘留的量不僅少,酒質更是堪慮,所以從來沒有人看好台灣可以裝出標示酒齡的酒款。

但是不少造訪過南投酒廠的酒友,大概都知道許多早年蒸餾的桶子都繼續保存著觀察,甚至也有幸喝過。我於二年前曾嚐過最早一批蒸餾,風味上確實有機會持續陳年下去。果然,酒廠終於在今年決定選出7桶波本桶裝瓶,每一桶數量不一,而我們這群嗜酒之徒在酒款尚未上市前,先幫消費者一試其真面目。

品酒會由前廠長潘結昌主講,原因無他,這些酒全都是他任內照看成長的。潘廠長(目前為桃園酒廠的廠長)就「時間」與「熟成」有許多思考和感慨,包括所得所失、所增所損,而總歸一句,南投酒廠的酒在這段長時間裡增減得失後的風味表現令他相當滿意。

南投8年-2.jpg

文章標籤

Da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高原騎士.jpg

先做個前情說明,HP使用20~25%自家發麥的泥煤麥芽,其總酚值為38~45 ppm,混合Simpsons Malt發麥廠的無泥煤麥芽之後,製作出總酚值約8 ppm的麥芽,而後再陸續進行糖化、發酵及蒸餾作業,最終新酒的酚值約為2~5 ppm。酒廠每年會作一次60 ppm的超高泥煤麥芽,其用途,帶著我們導覽並解說的HP全球品牌大使Martin神秘的提到,可能會在日後特殊酒款使用,就請拭目以待。 

泥煤田-1.jpg

Hobbister泥煤田裡的採收機械

在過去的印象裡,泥煤採收者利用特製的採割鏟,倚靠全身重量重重踩入泥煤田,切割並將一條條長條形的泥煤柱拋擲出來堆疊一旁,是一項既傳統又艱辛的體力活。只不過這種純靠人工的採收方式拉到現代,由於泥煤的需求量增大,早已不切實際,因此目前均以機械採收,簡單講,就是利用怪手挖掘,而後再以類似鏟路機將泥煤鋪平曬乾,載運到麥芽廠作烘烤麥芽之用。至於手工鏟泥煤依舊存在,但只是給觀光客的體驗活動。

文章標籤

Da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南投酒廠品酒會-1.jpg

有關昨日的社團品酒會,我先簡單的寫一點感想,其餘必須放著再慢慢整理發酵。

對品飲、酒款已經進入「佛系」的我來說(佛系大家都懂吧?就是不強求,緣份到了就喝得到),我確實對分辨批次差異沒有太大興趣。我目前的認知是酒廠(無論是新酒廠或老酒廠)的調酒師(無論有或沒有)在手中擁有的各式木桶中,必須調製出符合市場需求的酒款,因此即便是core range,也都有可能因應市場需求而作些微調整,更何況要維持每個批次完全一致實在太困難了,所以怪不得Dr. Bill Lumsden時常講述他與marketing如何抗爭,如何最終取得彼此的認可,譬如捨棄Glenmorangie 25年而改用vintage版本。

在上述前提下,加上南投酒廠在裝出46%普飲款採用類似Solera的策略,批次差異當然存在,不過越到後面的批次差異越小,表示品質維持穩定,這是相當可喜的現象,也希望酒廠更有信心便持續往前走。

所以回到我最感興趣的實驗。其實從去年開始,我最希望進行的實驗便是「冷凝過濾CF」或「非冷凝過濾NCF」,主要原因在於,從我開始認真喝威士忌以來,所有的人都告訴我NCF有多厲害,而CF又折損多少酒中風味,影響所及,NCF對某些酒友來說已經成為神主牌,是焉?非焉?《威士忌學》書中我引用了一位德國工程師Horst Lüning於2014年所進行的大規模實驗,實驗方式及成果都可以在網路上找到,有興趣的酒友可以自行參考。綜整其結論,就算是認真的品飲者,對於CF或NCF的答對率相當於50:50的猜測,也就是毫無可信,不過我也指出,因為市面上不可能找得到2種分別作CF與NCF的產品,所以Horst Lüning是購買NCF的酒款自行作CF,而家用設備與酒廠的商用設備是完全不同的,這一點絕對是上項實驗的致命傷。

文章標籤

Da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Bushmills.jpg

Bushmills是位在北愛爾蘭靠近北海岸Antrim郡內的一個小鎮,目前隸屬於英國,鎮內人口僅約一千出頭,不過地區蒸餾歷史源遠流長。根據Ray Foley於1998年所寫的"Best Irish Drinks"書中提到,Ards領地的Robert Savage爵士在1276年帶領軍隊進駐Bushmills小鎮,在擊潰愛爾蘭之前,便提供他的士兵"a mighty drop of acqua vitae"以提振士氣。不過這一則故事頗值得懷疑,因為蒸餾技術大約是在第9到第11世紀的阿拉伯發展出來,而後由摩爾人(Moors)帶到伊比利半島,13世紀初基督教王國聯盟逐漸將摩爾人趕出西班牙中部,蒸餾技術可能便在此時落入僧侶或修道士手中,但能否在極短的時間內跨海傳到愛爾蘭不無疑問。不過即便如此,當時蒸餾烈酒的主要用途也不是為了飲用,而是作為醫藥、保存香料或調製香水的溶劑。

Bushmills第二次出現於歷史文獻是在1608年,根據George Hill於1877年所著的 "An Historical Account of the Plantation in Ulster at the Commencement of the Seventeenth Century, 1608-1620"記載,英王詹姆士一世(1567年繼位為蘇格蘭王,稱詹姆士六世,1603年統一蘇格蘭及英格蘭之後即為英格蘭及愛爾蘭王詹姆士一世)於愛爾蘭的王室代理人(Lord Deputy) Arthur Chichester爵士,於1608年4月將蒸餾特許頒予了Antrim郡,這也就是Old Bushmills酒廠宣稱其蒸餾歷史可以上溯到1608年的原因。不過我們必須瞭解,英國都鐸王朝(Tudor,1485~1603)經常性的販售各式各樣的獨佔權或特許權以換取現金或部分產物,其中也包括葡萄酒、麥酒或蒸餾烈酒,即便到了改朝換代的時期,這種特許權的交易仍持續進行。愛爾蘭最早的蒸餾特許是在1608年1月給予南部Minster區的Charles Waterhouse,而後陸續頒予了Galway的Walter Tailor以及Leinster的George Sexton,但時常囊空如洗的Chichester爵士並不滿足,繼續將特許頒予北部Ulster區、Antrim郡的Thomas Phillipps爵士。

如果我們仔細查看,獲得蒸餾特許執照的是地區領主,而非酒廠,Old Bushmills正式登記註冊的時間是在1784年,由Hugh Anderson所創,與Phillipps爵士毫無關係,而酒廠以此將歷史推到1608年,並自稱為「世上最古老的酒廠」,頗有吃古人豆腐的嫌疑。當然,不唯Old Bushmills如此,Cooley於1987年成立時,第一步不是製作生產,而是買下Locke品牌,將歷史上推到1757年;Teeling於2012年創造的品牌,借用的是1782年Walter Teeling在都柏林設立的小酒廠名聲。這種種行徑,無非是為了沾上歷史光環,用以證明酒廠的傳承來歷。

那麼Old Bushmills什麼時候興建?根據Alfred Barnard的鉅著"The Whisky Distilleries of the United Kingdom",酒廠早在1743年已經存在,確實是他所能查證的「最古老的愛爾蘭蒸餾廠」,但卻是一座私釀廠,得等到1784年才合法化。1784年在蘇格蘭有其重要性,當年制訂了"Wash Act"並劃定「高地線」,其中低地區的酒廠以蒸餾器的容量來課稅(詳細說明請參考《威士忌學》一書)。不過,這種課稅方式於1779年已經在愛爾蘭實施,其效果堪稱一蹋糊塗,除了讓合法蒸餾廠從1228座減少到246座,也和多年後的蘇格蘭低地一樣,合法酒廠為了謀取更大利益,取巧在短時間內快速製作出大量劣酒,進而讓私釀更受歡迎。

文章標籤

Da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ALL.jpg

愛爾蘭威士忌的產業盛衰似乎是以世紀區分,在20世紀以前蓬勃發展,產量遠遠超過蘇格蘭,當時輸入蘇格蘭的銷量大約是蘇格蘭威士忌的3倍,擁有最多37座蒸餾廠的都柏林是全球威士忌生產重鎮,比同時期的坎貝爾鎮還要多。但誰也沒有料到,進入20世紀之後,連續發生一次大戰、愛爾蘭蘭共和國獨立、美國禁酒令、二次大戰等種種事件,又沒把握住二戰後產業復甦的契機,反而因固守傳統,加上與英國關係緊張,產業如跳崖般急墜,到了1976年僅存擁有2座蒸餾廠的IDL一間公司,得等到21年後才成立第二間酒廠Cooley。不過邁入21世紀的愛爾蘭,從West Cork於2003年成立開始,一直到2017年Pearse Lyons興建,已經誕生了13座新酒廠(不包括2005年從IDL分家獨立的Bushmills),另根據Alcoholic Beverage Federation of Ireland (ABFI)在2017年的統計,全愛爾蘭總共擁有16座蒸餾廠,另有14座計畫興建中,總共推出超過60種全新的酒款品牌,可說終於趕上了全球威士忌狂潮。

回頭看這一段歷史,可以了解哈佛大學商學博士John Teeling在最悲慘的1970年代,如何看待自己家鄉的威士忌產業,也充分明白當他創立Cooley酒廠的時候,為何毅然決然地捨棄對傳統的堅持而向蘇格蘭看齊,所以同時採用壺式以及柱式蒸餾器,製作包括二次、三次和連續式蒸餾的不同酒款,甚至包括泥煤款,讓酒廠製作的威士忌具有國際競爭力。但是經過20多年之後,搭著自21世紀起興的威士忌風潮,愛爾蘭威士忌成為全球成長幅度最大的烈酒種類,即使市占率不到5%,但未來明顯可期。因此Jack和Stephen Teeling兩兄弟於2012年創辦出Teeling品牌的時候,經營心態已經與老Teeling博士大不相同,他們的策略包括:

1. 與其先興建酒廠,生產後再來創造品牌,不如反其道而行。這是兩兄弟得天獨厚之處,因為老爸賣掉Cooley酒廠之後,不僅口袋裡增加2,000萬歐元,而且酒窖裡還有16,000桶的存酒,有非常充份的資源來創造品牌。至於一般新興酒廠,就算資本雄厚,仍得等至少3年才有品牌上市,立足起跑點已經落後好幾年。

2. 熱情擁抱傳統,一反老爸揚棄傳統的作風。Teeling家族的蒸餾事業可追溯至1782年Walter Teeling在都柏林設立的小酒廠,不過John Teeling當年創立Cooley酒廠時,似乎無意與這一段歷史掛勾,反而追到更早以前(1757年)位在Kilbeggan小鎮的Locke酒廠,這點讓我有些不解。但無論如何,Cooley確實努力打破傳統,不過兩兄弟顯然看清局勢,選擇回復傳統三次蒸餾工藝的製法,製作包含未發芽大麥的Pot Still Irish Whiskey和Single Malt Irish Whiskey,以愛爾蘭風吸引越來越多的追求者。

文章標籤

Da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