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03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糖果屋.jpg

酒商時常舉辦品酒會,我們也時常參加這些品酒會。品酒會台上可能由國內的品牌大師、酒商特聘的講師、國外請來的品牌大使或經理、酒廠調酒師或特殊工匠、酒廠經理或甚至老闆,來帶領參加者去瞭解所推介的酒款。對消費者來說,這是提昇品飲功力的最佳場合,不僅可以打探酒款的內幕細節,也可經由講者的描述,去挖掘自己未曾留意的感官風味。

不過即便台上講師盡力發揮個人魅力,卻並非每一位講師都能將酒款的製作原意、方法及風味來源講得透澈清楚,極大的原因是酒廠或基於保護心態,或是行銷需求,往往並未提供足夠的資訊讓講師們發揮,又或者講師功課未做足而單純的只是照本宣科,就算口舌功力再厲害、再舌粲蓮花,仍無法完全滿足台下聽眾的求知慾,甚而感覺隔靴搔癢而難以盡興。在這種情形下,如果聘請、特邀國外大師來訪,卻無法讓參加者盡量發問,並得到詳盡回答,其實已失去邀請的目的了。

Glenmorangie近日在台灣發表的Private Edition第七版'Milsean',可作為「為什麼要邀請國外大師來台」最佳的正面示範。因為對於這支酒款,如果只是單純的從官網上去尋找資料,那麼可能無法獲得滿意答覆:

Glenmorangie Milsean...... has been created from Glenmorangie matured in ex-bourbon casks and then extra-matured in former wine casks, re-toasted for the purpose. This distinctive cask preparation replicates something of the moreish sweetshop flavours in a single malt whisky.

文章標籤

Da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Yamazaki_2016.jpg

時間:3/12/2016
總分:87

Nose:充滿乾果、葡萄乾甜的深雪莉,油脂相當豐腴,不算太深的燒烤橡木桶,許多的甘草和微微的薄荷、藥草,多放些時候,深沉的蜜餞、蜜李、烏梅等滋味越發增多,在冬夜裡顯得溫厚、沉靜,慢慢泛出些許黑巧克力,時間拉長木質顯得年輕 23

Palate:入口的藥草、甘草滋味相當奇妙,許多的奶油油脂和柔軟的乳脂,而後轉變為蜂蜜、麥芽、乾果、柑橘甜和許多微苦的黑巧克力,焦烤苦、煙燻多了一些,木質單寧澀感也越來越多,微微的黑胡椒、少量丁香、八角,舌兩側再釋出微甘的柑橘、柑橘皮 22

Da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決議文件.jpg

美國國會於1964年所通過的決議案,將波本威士忌列為「美國特色產物(distinctive product of the United States)」,在美國威士忌的發展史上占有極重要的里程碑。將這個事件當作美國威士忌歷史的第一篇來談,有其傳承上的特殊意義,不過一開始,先談兩個有趣的行銷案例。

Bulleit_Bourbon_Logo3.jpg

第一個案例是Bulleit威士忌,在廣告上自比為"Frontier whiskey ",為了喚起美國大眾對於拓荒精神的記憶,酒瓶採用復古厚底玻璃呈「墓石」造型,也用了大西部時期獵人頭專用的"Wanted"海報。不過行銷背後的真相是,Bulleit在2000年為Daigeo所擁有,以Bulleit為名的威士忌擺上貨架約在1999年,與拓荒年代並不相干。第二個案例子Michter's威士忌,將酒廠歷史串聯到1753年,並提及喬治華盛頓在獨立戰爭進行時,將Michter's的酒分予士兵鼓舞士氣。同樣的,這個充滿國家意識、強而有力的行銷背後是,Michter's也是在1990年才上架,更有趣的是酒廠早已不再生產,而是將品牌賣給一間紐約公司,酒則購自肯塔基州,單純只是間裝瓶商。不是說酒不好,但與史實牽扯不上關係。

老實說,這也不算是甚麼新鮮事了。早在十九世紀美國威士忌剛剛起步迎向新烈酒市場時,許多品牌已經開始胡謅起血統,大談歷史與傳承。我們得注意,如果真的是拓荒年代的威士忌,現代人大概不會想沾上唇,因為在西部蠻荒時代的酒不僅品質毫無保障,甚至有毒!

文章標籤

Da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TTL泥煤_酒心-1.jpg

過去對於蒸餾製程,通常不會在行銷廣告中去碰觸,一方面或許是消費大眾對此興趣缺缺,另方面行銷對製作也不甚了了。不過某著名品牌時常宣揚其16%的Finest Cut,但是並沒有說16% of what,也就是其計算基準,導致我老算不出這16%是怎麼來的。大部分的蒸餾廠都有其設定之spirit cut範圍,一般而言約72%~65%,但每間酒廠都不太相同。

基準有幾項,包括wash、low wine等等。若以wash為準,其平均酒精度假設為8%,則1000公升的wash所含的純酒精為80公升,16%可提取160公升的酒心,假若平均酒精度為68%,則純酒精約108.8公升,已經超過wash所含的所有酒精了!

很顯然,這種計算方式有誤,必須改用low wine為準。假設其平均酒精度為25%,則1000公升的low wine含250公升純酒精,同樣以68%的酒心160公升計算,得到酒心約佔108.8/250=43.5%,似乎也不算太少吧?當然,也有可能是low wine中250公升純酒精的16%,那麼便僅有58.8公升的68%酒心,如此一來酒心提取的範圍確實相當窄,僅為low wine的5.9%,更是wash的1.9%。不過Finest Cut沒告訴消費者的是,酒頭和酒尾並非丟棄不用,而是回到spirit still再度蒸餾下去,但確實耗費較高的成本與時間。

以上的計算對不同的蒸餾廠可能略有差異,但主要差別大概僅止於spirit cut的範圍,導致平均酒精度在68%上下有所增減。酒心提取的first cut如何決定?傳統上是在Spirit Safe內將產出的酒與水混合,將酒精度降到45.7%,一開始會顯得混濁,等到澄清的時候便可以開始收集酒心,此時出酒的酒精度從一開始的85%降到約75%。酒心提取一般延續約2.5~3鐘頭,酒精度逐漸降低到約65%~60%的second cut,範圍很大,何時停止得視酒廠所要的風格而定,此後為節省時間通常會加速蒸餾。

Da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