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6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時間:6/29/'06
總分:67
Nose:First nosing中濃厚的海藻腥味、些微的石南、碳味、海水鹵味與鹹味,全都裹在沉悶的煙燻裡,依舊叫我不喜;待悶氣稍稍散去,有麥芽甜、果甜及泥煤隱隱浮動,而海藻與石南一以貫之的主宰;加了1/3冰水稀釋後,咦 --- 果蜜甜味突出、石南柔和、而海藻腥味消失了,這般差異的聞香該如何評分? 18
Palate:很重的肥皂味、石南、碳、微微的果甜、黑胡椒、堅果、陳舊的木桶,以及餘韻中些許的苦與鹹 17

Da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時間:6/28/'06
總分:76

Nose:First nosing是刺鼻的酸,雖強烈但可以接受,待酒精稍稍散去後,浮出來的是草藥味嗎?對我而言,比較接近皮革味,其實是帶麥芽甜的,花香、香草和青澀的青草味;靜置10分鐘後轉成溫和的麥芽與輕柔的木桶,柑橘類甜也出現了,但搖晃後刺鼻的酸再度湧出,且慢慢的釋出頗似肥皂的感覺,但有些不確定是否出自想像 18

Da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照片取自山發國際網站
時間:6/26/'06

總分:86

Da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照片取自山發國際網站
時間:6/25/’06
總分:83

Da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時間:6/22/'06
總分:85
Nose:如酒般的迷濛香氣蒸散出來,輕微的煙燻,開始時感覺凝聚沉悶,但5分鐘後打開,豐盛但專制的雪莉桶味,20分鐘後帶些微的蜜甜獨走,只是再過5分鐘便顯得疲軟,是不是因為酒意已被啜飲只剩1/3所致? 20

Palate:麥芽在最前端,而後是熟成水果蜜甜,黑胡椒辣感接續湧現、稍許的煙燻、堅果、清晰可辨的橡木桶味,以及黑巧克力帶來的苦感餘韻迴繞 22

Da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照片取自Kingfisher部落格相簿

Charles MacLean是個很親切的人,品酒會前K大及WhiskyMaster便多次提及。我早到,恰遇見K大陪伴著留著一撮灰白八字鬍的Charles來到Brown Sugar門前,趕忙趨前和他握個手,強壯厚實有力,作酒的手。

會場Diageo佈置以漸層的淺藍綠色為主調,Glen Ord 12yo和18yo如珍品般放置四周透明櫃內,酒已斟,一字排開五支,除了主角之外,插花的39yo放在最後,另有兩支玩blind testing,清冷的空氣中瀰漫著一股甜香。B大、Mitch和gerrysu兄早已坐定,正討論著blind testing和正熱鬧的世足賽,等眾酒友都來到後,簡單的開場,MacLean開始帶領大家品飲。

Da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時間:6/16/'06
總分:83

Nose:很甜的麥芽、隱藏在其中的柑橘、香草和太妃糖甜;10分鐘後甜味減弱,柑橘味增強突出,但不酸,煙燻湧現,木桶味在煙燻中浮出;20分鐘後柑橘、香草甜持續主宰,開始出現類似wine放久後的衰弱感 21

Da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時間:6/15/'06
總分:80

Nose:柑橘味裹在煙燻中泛出一股陳腐,居然有種肉質感,搖晃後輕量的夏季水果甜香閃現,但支持不久又被掩蓋下去;泥煤、不明顯的香草、海風鹹感和藻味,10分鐘後仍是陰陰鬱鬱的不開朗,嗅得出陰霾低壓的Islay海岸 18

Da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時間:6/14/'06
總分:85

Nose:濃厚而creamy的葡萄乾果甜,些微但不確定的烏梅酸,裹在稍嗆鼻的酒精中;10分鐘後酒精味散去,依舊是雪莉桶味,輕淡些,酸味也不復見,居然有一絲黑胡椒辣味傳出,或是煙燻;半個鐘頭後桶味猶在,雖然持續變淡,舒服無衰敗 22

Da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時間:06/12/'06
總分:87

Nose:一開始注意到的便是石南味,輕淡而不似HP一般的重,而後是葡萄乾等果乾所組成的雪莉桶味,持續不斷20分鐘以上,飄浮在上端的仍是隱約的石南,是否還存在非常淡的泥煤? 21

Da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時間:6/11/'06
總分:76

Nose:持續的麥香,香草、太妃糖,一點點果甜、輕微的煙燻,有無泥煤?都輕淡,都難以察覺;20分鐘後有些wine放久後開始衰敗的感覺 20

Da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有些荒唐,但寫下標題的同時,想到錢鍾書的【圍城】。

話說星期一,禁口令屆滿一週,自忖輕微的咳嗽已不礙事,酒蟲隱隱騷動,或許該是重新體驗那醉鮮欲死的滋味時刻。所以趁著夜黑風雨勢大,老婆孩子已沉沉入睡,拿出居然已輕微積塵的酒杯,試探性的倒了些Glenlivet 12,結果 – 完、全、不、對,什麼都不對,從聞香 - 入口 - 吐出 – 倒掉,完全無法接受,難道酒質那麼快就壞掉?(我比較相信自己),所以再倒了一些Ardbeg 17,看看輕搔喉底的peat能否稍解疑惑 – 仍然不對,雖然不至於吐出,但若非我的記憶錯誤,難道…?彼時我終於明白已經喪失了味覺!

星期二,同事邀約下班後吃熱炒、飲啤酒,放浪形骸一下,思量著,好吧,烈酒暫且放下,或許從啤酒從新出發能抓回一些什麼。這樣的計算結局更是悽慘,從第一杯就警覺到錯誤,加上一些亂七八糟下肚的所謂料理(大家都知道熱炒是怎麼一回事),我的胃簡直要翻身搞革命,回到家裡害怕會不會胃就要穿孔了,得上急診室修補一翻?

Da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